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房產

長租公寓關門“跑路” 不該變成“受害者的戰爭”

2020-09-29
01:08
大連晚報
0

  合肥城家大連公司已經人去屋空。

  合肥城家大連公司已經人去屋空。

  當天報樣。

  當天報樣。

  文/圖 大連新聞傳媒集團記者萬恆

  一場因長租公寓突然關門“跑路”引起的突發事件,正在演變成一場“受害者間的戰爭”。

  9月21日,本報A3版《租客交了全年房租,房東只拿到1個月的》報道了合肥城家公寓管理有限公司突然關門,負責人失聯。大連數百名房東房客陷入困局一事。隨着時間推移,這起“中介跑路”事件的始作俑者——合肥城家仍未露面發聲。但圍繞“租賃合同算不算數”“該不該再交租金”這些問題,本來同為受害者的大連房東和房客們卻針鋒相對起來,火藥味越來越濃。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合肥城家”這種高收低租、短期內關門跑路的長租公寓“割韭菜”模式已經屢次出現。如何防範這些動機存疑的長租公寓,合理平衡中介跑路後房東房客的利益訴求,還是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A

    跑路“二房東”還沒下文 房東租客先吵起來了

  最近幾天,在“合肥城家”的受害者維權羣裏,房東和房客已經幾乎分成了針鋒相對的兩撥人。跑路的“合肥城家”還沒下文,微信羣裏的火藥味卻越來越濃。

  一位在甘井子區華南廣場租房的租客告訴記者,自己繳納了全年租金2萬餘元。但在“合肥城家”跑路之後,卻面臨着被趕走的尷尬處境。“我家房東直接找上門,要求我立即搬走。”這位租客説,房東只收到了截至9月底的房租。“所以要求我在九月底之前搬走,否則就要斷水斷電。”還有的租客表示,自家房東已經多次上門催促搬家,甚至找來了換鎖技師。雙方衝突之下,還報了警。

  而在房東們看來,租客們就是在“賴着不走”。“他們從‘合肥城家’拿到的房屋租金明顯低於市場價,本來就是存在佔便宜的心理。”房東張女士説,她和“合肥城家”之間簽訂的是房屋出租協議而不是“委託代理協議”。“也就是説‘合肥城家’只是個二房東。現在我沒有收到房租,就有權力清走租客。”張女士認為,自己也曾和租客協商,但對方咬定“已經交了全年房租”,堅持不搬走也不肯補交房租。

  雖然也有房東認為,在這起“二房東”跑路事件中,房東和租客雙方都是受害者。真正應該聲討的是合肥城家。但在向長租公寓追討款項前景並不明朗時,房東和租客應該協商分擔損失。“比如説在降低房租的前提下,租客再補交部分房租。房東也應作出一定讓利。”

  可惜的是,這種相對理性的聲音在維權羣中應者寥寥。成員多達數百人的微信羣裏,互相謾罵者有之,鼓動“房東來清房就報警”者有之,號召“斷水斷電者”有之。目前同為受害者的房東和租客已經各自建羣,“分頭維權”。

  B

    “合肥城家”曾稱“用其他產業貼補房租虧空”

  除了房東和租客之外,“合肥城家”跑路事件中還有“第三受害方”——這家長租公寓在大連地區的50多名員工。

  “合肥城家”大連二區的業務總監告訴記者,他負責的團隊有50多人,現在八月、九月兩個月的工資都被拖欠。大連一區和三區的情況也是如此。被拖欠的工資總數有上百萬元。“我本人被拖欠的兩個月工資加提成就有6萬多元。”這位業務總監説,“合肥城家”今年7月才進入大連組建團隊,當時給出了頗富吸引力的薪資和提成。總部董事長在團隊組建不久就來到大連,稱公司將全力佔領長租公寓市場。

  “當時我們也提出質疑,為什麼要高價收租房屋,然後以‘年付減免月租’的方式低價租給租客,這其中的虧空如何彌補呢?”該業務總監介紹説,當時董事長稱:公司的業務板塊中,長租公寓只是其中一環。公司還有金融業務和毛坯房裝修等多個業務板塊。“他説這些業務板塊都可以貼補長租公寓板塊的虧空。租賃板塊是用來‘佔市場’的。”

  C

    類似“二房東”模式隱患重重

  “合肥城家”在全國各個城市分公司的“跑路”風潮還在持續。記者在採訪中瞭解到,今年以來,“長租公寓”爆雷事件頻繁發生。一年之前還處於“風口”的這一新生經濟模式為何問題頻發?

  “在長租公寓行業裏,高收低租是常態,這種商業模式就有問題。”前述“合肥城家”大連地區業務總監介紹説,“如果有投資進入,虧本賺流量,也算一種互聯網創業模式,但如果連初始投資都沒有,那等同於龐氏騙局,幾乎從開始就註定了跑路的結局。”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些跑路的長租公寓公司基本與合肥城家相同,採用“高收低租”模式,不計成本高價收房,但通常要求房東與其簽署1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出租合同,且租金只能月付;另一邊,又以低價為誘餌租給租客,但要求租客必須年付。如果租客無力支付,長租公寓還有“租金貸”推出,也能一次性從金融機構拿到全年租金。

  看似虧本的高收低租,其中產生的現金流卻相當可觀。換句話説,高收低租模式壓根沒想盈利,瞄準的其實是租金。

  那麼,在遭遇長租公寓跑路事件時,房東和租客的權利該如何平衡呢?北京盈科(大連)律師事務所的王金海律師認為,這需要考察房東和長租公寓之間簽訂的是什麼合同。如果雙方簽訂的是租賃合同,那麼由於長租公寓違約未交付租金給房東,房東有權終止合約,收回房屋,而租客只能向長租公寓索賠。但如果房東與長租公寓簽訂了委託代理合同,則雙方系委託關係,已經繳納全年租金的房客有權住滿租期,房東需向長租公寓維權。

  “無論如何,房東和租客都應站在‘同一戰線’。”王金海建議,房東和租客都應考察長租公寓的資質,不要為一時便宜輕易上當。此外,政府相關部門也應加強對這類企業的監管,收取保證金,同時加強資金監管,追蹤資金去向,嚴防長租公寓跑路事件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