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大連新聞>文化

寫出傳世佳作《英雄兒女》

2020-10-17
07:01
大連晚報
0

  巴金是新中國文學泰斗。

  巴金是新中國文學泰斗。

  巴金在朝鮮前線,與志願軍戰士在一起。

  巴金在朝鮮前線,與志願軍戰士在一起。

  巴金是新中國文學泰斗,1950年抗美援朝戰爭的爆發,更是激發了巴金炙熱的愛國情懷。11月,巴金受周恩來委派參加了華沙第二次世界保衞和平大會,同年12月24日,他又出席了北京各界聲援中朝人民抗美援朝大會。

  不久,在家人的支持下,巴金毅然奔赴朝鮮前線。在那裏與志願軍戰士一起生活,獲得大量寶貴素材,終於寫就了傳世佳作。

  A

  巴金不畏艱險去抗美援朝前線

  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巴金,已經和同事們一起反覆學習了毛澤東主席的《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這讓周恩來總理感到很欣慰。巴金自覺地品味當時蘇聯文學大師如高爾基的作品,而且更樂意接觸工農兵題材和反映新中國的新氣象。

  朝鮮人民的困難和中國人民志願軍英勇的戰績,更是吸引了巴金的目光。周恩來總理也希望中國作家能夠以獨到的筆觸,反映朝鮮戰場的英雄故事以鼓舞全國人民和整個東方的正義事業。1952年初,巴金的摯友、劇作家曹禺受當時中宣部文藝處處長丁玲之託寫信給巴金,動員他參加全國文聯組織的赴朝創作組。

  巴金在家人的支持下,毅然接受了這一莊嚴的神聖任務。很快,以巴金為組長的全國文聯組織赴朝創作人員,踏上了滿目瘡痍的朝鮮大地。此時的朝鮮戰場依然是相當危險的,一線作戰的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部隊並不願意藝術家們前往冒險。因為有過慘烈的犧牲:那是1951年春,祖國也派出了一個由藝術家們組成的慰問團深入朝鮮前線。4月23日,就在慰問團曲藝大隊完成在前沿陣地的火線演出任務返回駐地途中,卻在一個小村子裏遇到了四駕美軍飛機的持續轟炸。掩護部隊雖對空猛烈還擊,但著名相聲藝術家、曲藝大隊副大隊長常寶堃同志卻壯烈犧牲、年僅29歲。事後,烈士靈柩被護送回到天津家鄉並舉行了公祭,前來參加祭奠的羣眾多達三萬餘人,同時,他被授予“人民藝術家”榮譽稱號。

  巴金時隔八個多月入朝時,志願軍空軍已經奪取了朝鮮境內的制空權。但是心細如髮的周恩來總理仍不放心,他親自推敲了巴金代表團的安保方案,包括有專門的警衞員貼身巴金行動,如遇敵機襲擊,必須以身為巴金提供掩護。巴金作為國寶,自然需要嚴格的保護,但巴金自己還是渴望能夠抵達前沿陣地。於是在朝鮮戰場上,巴金得以與創作人員一同深入到志願軍中採訪戰鬥生活並深受洗禮。

  這樣,巴金率領這個由十七人組成的訪問團前往朝鮮主要前沿陣地。訪問團在朝鮮停留了七個月。其間,巴金曾到過平壤、開城,但更多的時間是在戰場上與指戰員們一起生活。為了能多看看,多吸收些生活中的養料,文聯的戰地史料這樣記載:他採取了少休息、多跑路的辦法,年近五十的他同年輕人一起不辭勞苦地翻山越嶺,來回穿插在炮火硝煙之中。他經歷過翻車的驚魂,也曾在雨夜中滑落到深溝裏。他把目光主要集中在那些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普通戰士身上。巴金的真誠、坦率、謙虛,以及滿腔的愛國熱情,使他很快與指戰員們打成了一片。

  作家們接觸的志願軍戰士,大部分都是來自農村的非常單純的年輕人。他們的愛國心,還有他們對抗美援朝意義的認識和理解,幾乎與巴金、魏巍等著名作家沒有什麼兩樣。巴金感到他遇到的每一個志願軍戰士,都能在他或者她的臉上看到對祖國的愛,而且每個人都準備隨時為這種愛——犧牲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

  在前沿陣地,巴金的伙食和指戰員們一樣艱苦,體驗了一口炒麪一口雪的堅強意志。而志願軍戰士們“一人吃苦、萬人幸福”的忘我精神,深深感動了巴金代表團各位作家。戰鬥間隙,巴金在給組織上的戰地回信中這樣表示——“每天我都感覺到有一種力量在推動我,有一種感情在激勵我,有一種愛在我心中燃燒”。

  B

  “向我開炮”的故事感染了巴金

  第一次入朝的七個月時間,巴金髮表了十一篇作品,記錄下了一個個戰地英雄的不朽身影。如有一次他下連隊採訪時,發現那些戰士在學習特級戰鬥英雄黃繼光事蹟時候,談得更多的是他們連隊自己的黃繼光——諶木春。於是,巴金筆下又多了一個捨生忘死的英雄。根據計劃,作家們回國繼續創作。

  巴金的第一次入朝,“帶回來不少驚天動地的英雄事蹟”。回到上海後,他用三個月時間寫出了四篇小説的合集《英雄的故事》,其中三位主人公基本上都是真人真事,只有《黃文元同志》是集中了幾個四川籍戰士的特點塑造出的一個志願軍戰士的典型。

  巴金後來在談到《黃文元同志》的創作時曾説道:“我在小説的最後所寫的是邱少雲烈士的驚天動地的英雄事蹟。他太使人感動了,我想借用他來給我的平凡的文章添一點光彩。”巴金還寫出了頗有影響的《我們會見了彭司令員》,文章很快在國內各大報上發表。當聽到朝鮮停戰協定在板門店簽字時,巴金決定再次赴朝體驗生活。這次出行,他準備創作中長篇小説的設想逐漸在心中形成。他在信中告訴夫人蕭珊:“要寫出一部像樣的作品,我得吃很多苦,下很多功夫……我還想在上海仔細地讀兩本蘇聯戰爭小説,看別人怎樣寫戰爭,好好學習一下。”

  第二次赴朝期間,巴金最大的收穫是瞭解到志願軍一個連隊的戰鬥細節,他在該連隊持續生活了兩個多月,後來構成“向我開炮”著名英雄形象的戰鬥,發生在1952年10月,巴金所在的連隊在開城保衞戰中、擔任攻打“紅山包”的主攻任務。在連長、指導員先後負傷後,副指導員趙先友指揮全連堅守陣地,最後只剩下趙先友和通訊員劉順武兩人了。趙先友用步話機向團長報告:敵人已衝上我軍陣地,要求炮兵直接向自己陣地射擊,並大聲喊:“向我開炮!”陣地被奪回來了,但趙先友和劉順武卻壯烈犧牲了。

  這一情節在巴金心中是不可磨滅的!

    C

  周總理稱讚巴金帶了個好頭

  周恩來總理十分關心巴金志願軍題材在創作方面的突破,但他深諳藝術情感爆發的規律。在1956年6月初,周恩來總理為繁榮文藝創作問題在中南海紫光閣設宴招待幾位著名作家,當年的文化部負責人錢俊瑞、齊燕銘、周揚等都出席了。

  餐前周恩來先行座談但不設題目,似家庭團聚且隨意漫談,會上更是充滿了歡樂融洽的氣氛。周恩來逐一親切地詢問:“冰心同志,你身體好嗎?”“巴金同志,你生活怎樣?每月開銷多少?”周恩來還知道,巴金婉拒了作協的工資。

  之後經過多年的醖釀和沉澱,巴金終於利用創作假期、在杭州的一家招待所裏一氣呵成地寫出了中篇小説《團圓》,並發表在1961年8月號的《上海文學》上。在這部小説中,巴金採用第一人稱的寫法,用“我”的耳聞目睹,向讀者講述了發生在朝鮮戰場上的動人故事。這篇小説發表後,立即引發了各方關注。

  三年後,《團圓》被長春電影製片廠拍攝成了經典影片《英雄兒女》。影片的主題曲《英雄讚歌》,隨之在部隊、廠礦、機關、學校和鄉村廣泛唱響。

  一直鼓勵巴金的周恩來總理,在給中國作協黨組書記劉白羽的電話中更是號召全國的作家們要向巴金學習。周總理強調:“作家一定要到火熱的生活中去。巴金已經帶了個頭,他抗美援朝、深入生活很好嘛!寫出了《英雄兒女》那樣好的作品。”文圖據《新民週刊》